墨行夜羽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 利艾 JOJO的奇妙冒险 花京院典明 承花

#承花# 人鱼paro 不要脸的我来更了


早上七点


一向生活规律的承太郎起床了,打开卧室的门来到客厅,抱胸看着摆在客厅的巨大鱼缸理的人鱼,满脸无奈。


“你是有多爱折腾,呀嘞呀嘞。”


鱼缸里的人鱼正是承太郎前几天捕获酷似花京院的那只。鱼缸已经被人鱼折腾的不像样了,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承太郎,十分不满承太郎把他抓来并塞进十分狭小的浴缸。


“嗷嗷嗷”人鱼张开嘴嘶吼,并以击碎鱼缸的力度敲打着。


人鱼不会说话,只会嘶吼。也不知道靠这副嗓子他是怎么唱出迷惑人心的歌。


“不要吼了,很难听啊。”承太郎一脸嫌弃。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哦!!!!”人鱼不管,继续嚎。


“真不知道把他带回来是好事还是坏事。。。。”承太郎满脸黑线,回忆起来捕获人鱼的那天晚上。


----------------------------------我是贱贱的回忆专用分隔符--------------------------------------------


“啪!!!”人鱼以自己超强的柔韧度,反卷其鱼尾,结结实实的扇了承太郎一耳光!其力度之大直接把扇承太郎愣了。趁承太郎愣神之际人鱼挣脱了怀抱,迅速的逃走了。


“你竟然敢扇我耳光!!!”承太郎怒了,奈何在水里他实在游不过人鱼,于是他拿出了杀手锏。


“白金之星 世界!”


时间停止,承太郎游到了人鱼身边,抓住他的鱼尾,勒住他的脖子。但是还剩下双手没有绑住,如果他用双手反抗的话承太郎会处于劣势。不过承太郎很快想到了办法,他取下腰间的两条裤腰带,一条把人鱼的双手反折到身后绑了起来,另一条把鱼尾上折与双手一起绑了起来。做完之后承太郎勒住人鱼的脖子。


时间继续,人鱼本能的摆动鱼尾向前游,但是他感受到很大的阻力,双手也被反绑了起来。人鱼愤怒的看向勒住他脖子承太郎。


“嗷嗷嗷嗷嗷!!”人鱼嘶吼着,发泄着愤怒。


“竟然不会说话,不过以你的智慧应该听得懂人话吧,老老实实地回答我问题听到没有。”承太郎说完紧紧地勒住他的脖子,并且紧了紧勒住他双手以及鱼尾的裤腰带。


“呜呜”人鱼点了点头,显然是听懂了。


“来这片海域的人你把他们弄到哪里去了。”承太郎问道


人鱼听到之后沉默了一会,张了张嘴,作势要唱歌。承太郎见状马上捂住了他的嘴。


“别跟我耍花样。”


人鱼赶紧摇了摇头,他指了指嘴,再指了指承太郎乘坐的船,再指了指承太郎。


“你是说你的歌声能让那些失踪的船员出现吗?”承太郎恍然大悟。


人鱼点了点头。见状承太郎放开了人鱼的嘴。人鱼不满的动了动双手,满脸的怨念。


“救到人自然把你解开,不过现在不行。”承太郎说。


人鱼听完之后生气的掉过头去,张开嘴开始唱了起来。


随着人鱼的歌声他们面前的海水开始有了涟漪,歌声越来越激亢,涟漪越来越大。正唱到激亢处人鱼突然不唱了,静静地看着前面的海水。


“怎么不唱了?”承太郎疑惑道,顺着人鱼的眼光看向海面


只见涟漪中间开始冒出一个塔顶,这个塔顶以惊人的速度向上拔升。不过几分钟一个巨大的中世纪风格的城堡呈现在他们面前。承太郎虽然见过的奇景不少,不过这样壮观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


“船员。。。。”还没等承太郎说完,一个兴奋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人鱼先生,我们来玩吧!!”只见城堡面前的台阶上不知何时站满了人,正是失踪的那些船员!!!!不过在这失踪的这段时间他们是怎么住在海底的,看着样子他们肯定是被人鱼抹去关于陆上的记忆了,要不不会这么开心,话说回来人鱼抓他们是有何目的,为什么不破坏他们的船并且好生的伺候他们?承太郎看向人鱼,人鱼正满脸的开心,像极了拿到糖的小孩子,如果不是被绑住了他肯定会迅速地游过去。


承太郎忽然明白了为何人鱼如此开心。巨大的海域并没有跟他一样的智慧生物,寂寞的他只好用歌声把路过的船员洗脑,并且留下来陪他一起玩。不过人鱼的寿命很长,他留下来的人一个接一个老死,无能为力的他只能接受。为了不再寂寞,他接着迷惑人,一代接着一代,然后接受一代又一代的老死,如此反复。


想到这里,承太郎觉得人鱼也很可怜。不过可怜归可怜,囚禁人一生也不是很好的做法。所以承太郎下了一个决定。把人鱼带回家。


“如果你孤独的话,我来陪你吧。”


文力就到这里了 没有了 不要打我啊wwwwwwwwwwwww


卖个萌先



#承花#人鱼paro 文笔很烂 应该会ooc 求大家轻喷

#承花#人鱼paro 文笔很烂 应该会ooc 求大家轻喷



承太郎放下手中的航海图,走出驾驶室,深吸了大海咸腥味的空气,满脸的惬意


“这片海域不怎么太平啊,承太郎先生你来这里干什么总该告诉我们了吧。”驾驶船员们问道


跟随承太郎一起来的还有几名船员,都是承太郎从史比特瓦根财团挑选的航海好手,出海之前承太郎并没有告诉他们去哪,只是告诉他们下海之后按照他的指示一直往前开就可以了。


“如果到了的话我会告诉你们停下来的。”承太郎在出海之前告诉他们


但是船员越开越觉得不对劲,虽然遵照了承太郎的指示,但是船员们明显感觉到他们驶向的海域正是这几个月经常出事的海域!这下船员们不淡定了,他们开始质疑承太郎。


“如果承太郎先生不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我们是不会继续航行下去的。”船员中一个资历最深的船员问道


“我看也差不多了,就停在这里到晚上吧。”承太郎走到了甲板,往远处望了望说道


“可是这里经常出现海难,在这里到晚上会特别危险”船员道


“史比特瓦根财团有一个项目就是超自然研究,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研究这里经常出现海难的原因。我之前了解到这里的海难状况,一般遇难的船都是早上出海,晚上十点左右回到码头。目击者说船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但船员全都不见了,生活必需品以及食物都不见了。为什么遭遇了海难船员不见了船却完好无损?并且生活必需品也没有了? 当时我就感觉这不是普通的海难事件,肯定会有某种力量在作祟。”承太郎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得在这等到晚上,用自己做诱饵把那股力量引诱出来。”船员道


“对,所以我会找到你们。我打听过你们几个之前曾经接触过超自然力量的事件,不会对这种事情大惊小怪”承太郎说


“那我们用准备什么吗?”船员说


“不用,我们就装作来这里游玩的,如果刻意为之会让‘他们’起疑的”承太郎说


“好的,现在是下午六点十三分,到了晚饭的时间,承太郎先生要吃点什么?”


“什么都好。”承太郎回答道


“好的”


承太郎回到了驾驶室,拿起随身带的笔记本,翻了翻,看到了其中夹着的在埃及时照的合影,手不自觉的摸到了照片中那张日思夜想青涩的脸喃喃道


“花京院”



晚上十点


承太郎站在甲板上,紧盯着海面,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


“承太郎先生,准备已经就绪。还有什么指示吗?”船员问


“没有了,你们回到船舱里吧,没有我的指示不要出来。”承太郎说


“好的”船员回答道


海面被微风吹拂的泛起层层涟漪,月光照下来给海面镀上了银色的外衣,一切静谧而美好。但是承太郎并没有闲心欣赏这美好的景色,双手抓着甲板的栏杆,紧盯着前面的海域。


突然海面上跃出一道人影,承太郎看到后开启白金之星,以替身的目力他看了那道人影的真面目:上半身人的身体,下半身是鱼尾!竟然是人鱼!这一切就说通了,人鱼那魅惑人心的歌声可以让人的精神错乱,也会让船在瞬间支离破碎!但是为什么人鱼让船完好无损的回去呢?承太郎想到这决定把这条人鱼抓回去好好研究。


“糟了,之前并不知道是人鱼,没准备耳塞!”承太郎才想到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他正要转身告诉船员们,忽然发现那条人鱼竟然向这条船游来,速度特别快!


“这条人鱼怎么不唱歌,而是向这边游?”承太郎想道之后再用替身才看清了人鱼的真面目,


“这....这是.....怎么可能!!!”说着承太郎从甲板上跳了下去,向着那条人鱼游了过去


人鱼见状惊了一下,马上掉头往回游,承太郎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


“白金之星 世界!”


时间停止,人鱼也停在海面上,承太郎赶紧游到了人鱼的面前,细细的端详起了人鱼:红色的头发,与众不同的刘海,紫色的眼睛,比常人稍大的嘴。承太郎颤抖的摸上了人鱼的脸,说出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名字


“花京院”


时间继续,人鱼并不知道承太郎在他的前面,猛的扑进了承太郎的怀里,接触到人的体温下得马上挣脱温暖的怀抱,却又被拽了回来


“既然你回来了,就别想再逃走了”












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开的脑洞,文笔很烂,为了交代故事的起因承承的话有点多,大家见谅,



假期准备临摹银花花 这里画渣 也不要太期待。。。会很慢很慢。。

花花花花花花